日本专家:亚洲时代,中日韩合作必不可少



日本专家:亚洲时代,中日韩合作必不可少

2019年12月24日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成都举行。(图/中国政府网)

为纪念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成立60周年,近日在东京举行了题为“第一届东京全球对话”的国际会议。来自世界各地的50多位决策者和意见领袖聚集一堂,与300名与会人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。让笔者印象深刻的是韩国前外交官、首尔大学教授魏圣洛,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、《中国梦》作者刘明福的发言。

魏圣洛提出,虽然希望朝鲜半岛南北统一,但实现起来很难。日韩关系恶化是有历史根源的,克服起来并不容易。不过,他也提到,韩国与日本的关系不论是经济、技术、文化,重要性都在增加,现在非常有必要扩大相互了解的渠道。魏圣洛的发言令我备受鼓舞。此外,中国的刘明福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军人,发言内容充满洞见。刘明福指出,“美国时代已经结束,今后是亚洲时代”“中日韩三国携手才是亚洲梦”。

在参加如此意义深远的国际会议时,也让我不得不思考日韩和日中韩关系的未来走向。当前,日韩关系可以说处于战后最糟糕的时期,笔者认为这主要有如下三个原因。

首先,尽管韩国政府放弃了根据1965年日韩邦交正常化要求,对日本进行损害赔偿的所有权利,但是当韩国人发起诉讼时,韩国最高法院依还是判决三菱重工等日本企业进行赔偿。该裁决允许扣押日本企业的资产,以补偿在殖民时期或战争期间被日本企业的“强征”工作的韩国劳工。如果日本政府接受了这样的判决,那么外交协议将变得毫无存在意义,并且也会让日本企业重新考虑对韩投资和贸易往来。

其次,是发生在2018年底的火控雷达事件。去年,一艘韩国海军驱逐舰向在日本海巡逻的日本海上自卫队P1巡逻机辐射火控雷达,日韩双方相互指责,互不相让。驻日美军司令部和驻韩美军司令部对该问题也十分头疼,其原因在于,美国方面将这样的“挑衅行为”视作韩国对日本的敌视、韩国优先发展与朝鲜关系的证据。

最后,文在寅政府发布了放弃与日本续签《军事情报保护协定》(GSOMIA)的通知。就提升有关朝鲜发射弹道导弹情报分析的准确性而言,GSOMIA的存在对日本和韩国有着重要意义。韩国在分析朝鲜导弹发射地点信息方面有优势,日本在分析朝鲜导弹着陆地点信息方面具有优势,日韩两国如果交换相关信息,那么能够更精准地分析朝鲜导弹发射的整体情况。在美国的强烈施压下,韩国最后一刻表明“有条件”地延长与日本的GSOMIA。

然而,一个更根本的问题是,韩国政府对朝鲜半岛安全环境的认知,似乎从之前的“四个强国”(美俄中日)转为“两个强国”(美中)。简而言之,韩国现在认为,美国和中国的参与和保证是朝鲜半岛安定和未来统一的必要条件,而与日本或俄罗斯的关系已经转为“二等关系”了。

安倍政府与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有很大差异,安倍政府的政策是增强防御能力和威慑力,而文在寅政府的政策是着眼未来半岛统一,以和解与接触为政策根本。安倍政府与文在寅政府的差异和对立只要不消除,那么日韩关系就难以根本改善。

那么,在哪里能找到改善日韩紧张关系的途径呢?一种可能就是韩国国会议长文喜相所提出的设立解决强征劳工法案。通过该法案,两国政府和企业设立共同基金,对曾经被“强征”的韩国劳工进行赔偿。如此一来,韩国将无条件延长与日本GSOMIA,日本也会将韩国重新纳入“白名单国家”。

特别重要的是,日本和韩国应在技术开发方面强化合作,以使有所走低的韩国经济重回增长轨道。韩国需要找到经济增长的新来源,以取代支撑韩国经济的半导体和汽车出口,例如,5G和区块链技术的开发与应用,将为日本和韩国带来巨大利益。

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已于2019年底在中国成都举行。对于中国来说,日韩关系的稳定与发展是一个重要主题。未来,在有望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亚洲,中日韩应共同维护半岛和平,携手推动朝鲜资源开发与经济发展,这对三国都是极大利好。

对日本来说,考虑到与韩国的历史交往基础,现在正是出台新的政治、经济和技术政策的时候。日韩均与中国有紧密的经贸联系,并且高度依赖中国市场,所以现在可以说是进一步强化与中国合作的重要契机。

在即将来临的亚洲时代,中日韩合作必不可少。

(浜田和幸,日本前国会参议院议员、前外务大臣政务官;本文由海外网评论员陈洋翻译)

本文系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点击“海外网评”,读懂中国与世界。

责编:陈洋、毛莉